网站首页 > 区县 正文

吾兄探花,此情不堪剪

   2020-01-14 01:34:05 作者: 来源:建阳新闻网

这是一封情书。

吾兄探花,认识你大约已有三月有余,谈笑间不知不觉感情日渐深厚。平日里吵吵嚷嚷嘻嘻笑笑玩玩闹闹,探花兄似乎很少能从我嘴里听到溢美之词,无奈香茗我本来就是插科打诨、嬉皮笑脸的顽劣之徒,你也就别指望我能吐出几根象牙。话归如此,其实在心里,早就想给探花兄写点什么。碍于颜面,碍于忙碌,推三阻四借口连连,今日正好借着“520网络情人节”,草草拙书一封情书给探花兄。可惜我古今文字皆不精通,才疏学浅,文理不顺,闹得四不像,还望探花兄切莫笑话。

初识探花兄是在小栩姐姐的群里,彷佛偌大的一个女儿国,纷纷扬扬满眼的百媚千红,随意抖个表情就能砸出几缕脂粉气。可怜的探花兄万花丛中一点绿,群聊时被一堆女子“围剿”得铺天盖地。说实话,我对你第一印象并不好:一个男子,凭着几分才气招蜂引蝶、风流倜傥,敢情是“卖字求情”?想到这里,便打算瞅着机会狠狠奚落一番。于是,搭讪、寒暄、装乖、献媚、加好友……哦耶!搞定!

人,是加了;文,还没有看。偶尔夜深人静闲来无事会去探花兄的博客逛逛。我这人有点儿变态,不乐意正大光明盯着电脑看别人文章,却喜欢半夜三更钻被窝里用手机登陆细细品味。探花兄的文风大致两种:激情昂扬的战前歌,温文尔雅的婉约篇。我一直在想,一个男子怎么可以在文字中扮演着迥然不同的两种角色?你可以是矛指中原的英雄,也可以是纵横笔墨的才子,可是二者怎么能同时映射到一个人身上呢?我想起了古龙笔下文武双全的小李飞刀李寻欢,他也是一位探花,虽此探花非彼探花,却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,名为探花,心为状元。

探花兄的粉丝很多,尤其是女粉丝,这是个有点暧昧的事实。古往今来,但凡才华横溢的男子,总少不了趋之若鹜的粉丝团。只是有人倾慕的是你的才,有人倾慕的是你的人,而我属于后者。坦言,我是个相当孤芳自赏的人,虽然才貌两无,却总觉得自己比其他柴禾妞儿略领风骚。舞文弄墨的男人屡屡碰到,吟风作月的男人也见过不少,真正能让我为之叹服的男子却着实没几个。我固执地称之为“男子”,“男人”貌似老气横秋,“男孩”稍显稚嫩,唯“男子” 多了几分红尘之外的飘逸。也只有探花兄,能在我的字典里配得上男子一词。记得有次和社区一位美眉谈及探花兄,她说:“才华确实令人佩服,但本人却是个普通警察。”我当即回斥:“警察怎么了?挣钱少怎么了?没有警察的日理万机出生入死,哪来这太平盛世政通人和?又哪来的你在这里安安稳稳在网上对警察指手画脚?!”一个人,不论其才华如何能力如何,起码他要是个正直的人。探花兄真正让我青睐的也便是这满腔正气。你的文,文采不能说是最上乘,却无一不折射出铿锵正派。不同污,不苟且,不谄媚,男子之精品中的极品也。

探花兄擅写古体诗,着手成春、卓尔不群。而我去唯独偏爱你的生活随笔,例如《如果可以,我想做个小偷》,总觉得此时你才能褪去头顶“万人迷才子”神圣的光环,真实坦诚地站在我面前,如邻家大哥哥一般春光明媚笑着一步步走来。探花兄长我一岁,应当属兔。老人们常说:属兔的男子大多比较温顺。其实我觉得探花兄应该是那种能刚能柔的男子,对外铮铮铁骨,对妻柔情脉脉。写文的男人,或多或少大约会有这么一番错觉:总觉得自己平日里温润如玉、谦谦君子,本质不过是茅坑里的石头——又硬又臭。不知探花兄是否有这样的想法,我倒是没从你身上感觉到迂腐古板之气。相反,可能是同龄的缘故,觉得倒是挺融洽交流的。说得雅俗共赏一点,可以聊朱镕基,聊地球超人,聊郭德纲,聊警校打架,聊新白娘子传奇,聊金庸大侠……探花兄一直爱呼我为“孩子”,这让我着实不爽了好久。某日貌似是在社区精英群吧!又左一口右一口孩子,我大怒:“某人你再叫一句试试!”于是,探花兄很“配合”地连呼三声孩子。诸位看官大家说,我和他,到底谁更孩子气呢?

网络上,动什么,也不要动感情。不只一个人曾这样对我说。我时常在反省,自己对探花兄有没有“一见倾心,二见倾倒”呢?答案是当然没有。可是“520网络情人节”,我首先想到的,还是给探花兄写封情书。人总是奇怪的矛盾体,比如我想起你,会想着让你生,或让你死,或让你半生不死。早些时候,有人怀疑我喜欢探花兄,我曾写文这样解释:假如遇见某位男士,志同道合可以,情投意合更是皆大欢喜,只是千万不要和你有相同的特长。比如:你擅长洗衣,他就必须爱好做饭;比如:你喜欢写字,他务必要青睐画画。话说一山难容二虎,相当有可能由共同爱好的争强好胜而引发夫妻不和,除非哪日喜结良缘、十月怀胎、武松诞生,而这,又是后话了。探花兄在东北关外,我在中原八百里秦川;探花兄正气凌然,我天生歪歪斜斜的痞子样;探花兄喜欢年长于自己的女子,我又坚决不肯嫁一位诗情画意的男子……所以,你我是断然不可能如谣言所愿做什么狗屁网络牛郎织女的。故我对探花兄,也只能是仰慕七分,倾慕两分,爱慕一分。

我时常说:社区有两位男子对我举足轻重,前者是师傅猪月,另一位便是探花兄。猪月对我是知遇之恩,而探花兄则是感激那一夜不厌其烦的安慰。腾讯社区,说大不大、说小不小,初来乍到的我受了点儿鸡毛蒜皮的小气,哼哼唧唧跑来找你哭诉,当时你我并不熟,你却能在电话那端“安慰受伤的小孩”到半夜两点多,还真挺让人感动的。事后回顾,初出茅庐的我不过是出于权谋之心,想倚靠你这棵大树,而你却如此真诚待我,唉!惭愧啊!上次你给我算命,说应该是木命。我怎么就觉得自己是火命呢?正如你所言:性格太急,不甚稳重。如此看来,称呼我一声“孩子”倒也无甚非议。罢了罢了,扯远了,滴水之恩,日后涌泉相报吧!

网络之大,真情也好,假意也罢,“520网络情人节”来了,我这封不是情书的情书也要收笔了。前几日手臂受伤,举箸甚难,潦草几言,见谅。汉中北依秦岭,南靠巴山,中间一条汉江蜿蜒流淌,此时窗外夏雨潺潺,不知探花兄的东北是不是也下着这么一场淋湿双眸的细雨?夜雨寄北,临末叮咛几句:少言多行,淡然处世,少抽烟莫贪杯,健康是福。此文的配乐是你爱听的《蜀绣》,一点浩然气,千里快哉风。与君共勉!


相关阅读:
菠菜公社足球比分 http://www.668797.com
分享到: